当前位置:港台明星 > 正文

888彩票平台|3分彩|大发快乐8|一分时时彩|

http://www.teddykoh.com 中华娱乐网 2013-11-19

甄珍、儿子刘子千、丈夫刘家昌

在网络搜寻“甄珍”,最多内容是她当年与谢贤(谢霆锋的父亲)的一段婚姻、以及刘家昌如何从谢贤手上追回来的浪漫故事。当年三角习题引发港台大篇幅报导,媲美琼瑶爱情小说情节。

难得甄珍敞开心胸,谈过去两段婚姻,她直言:“没有一个人知道真相”。她娓娓道来这两段爱情过程,如何影响了她的一生:

“我16、17岁加入国联公司时就认识刘家昌,当时刘家昌在政大半工半读,晚上在夜总会唱歌赚钱。有一次跟朋友去国宾夜总会听他唱歌,之后刘送我回家,当下约我隔天看,那时我年纪小,不敢说不要,只好答应。

隔天我没赴约,找朋友跟刘说不要等了,却因此惹火刘家昌,从此看到我就骂我是“照片明星”,还跟别人说我失约,尔后刘家昌才去追江青,后来两人结婚有小孩,之后也离婚了。

我对爱情的启蒙很晚,因电影《新娘与我》去菲律宾宣传,当时过境香港,谢贤与李翰祥接机,当时谢贤是当红港星,热情又开朗,开车带我到处玩。直到我和他合演《缇萦》(1971年)后,谢贤才开始追我,他是我第一个男友。

甄珍、谢贤

那时刘家昌已跟江青离婚,或许他心中一直有我,偶尔一年会约我吃一次饭或请我跳舞,但平常都不联络,那时我觉得这男的真怪。

当我为《海鸥飞处》去新加坡宣传,过境香港时,谢贤当下要我嫁给她,还说一切都安排好了,当时我也没考虑就答应了,两人去公证,原以为是秘婚,结果隔天香港各报纸都头条刊登。

当我回台后,刘家昌联合他的朋友们,一会儿送花、打电话等,搞得我像神经病,这状况持续1年多。直到有次我跟母亲要去美国探望父亲,刘家昌听到以为我远走美国,日本转机时,刘家昌追到日本。

当晚他找我谈,还抱着吉他唱《为何不回头》,弄得疲累的我很想睡觉,“或许人生就是缘分、命运就这样安排着”,隔天他又到饭店,打电话说他要上楼。他上楼接我,电梯到1楼,门一打开,就遇某位香港导演。

隔天消息传回香港,媒体报导“甄珍与刘家昌在日本密会”,让谢贤大吃一惊,我也跟谢贤解释原因,但他开始疑神疑鬼。之后我回台,与谢贤也进入冷静期,这时刘家昌就每天找我出去,想把这件事情“做实了”。

之后谢贤受不了报纸不停报导,表示说要离婚,虽然我也很难过,但我个性强,就飞到香港签字,拎着2只皮箱就回台湾了。

那时刘家昌到机场接我,之后正大光明追我,他什么地方打动我?我也不太知道,他讲话很幽默、大而化之,很有才华,他向我求婚,我就被人生步伐推着走,就跟刘家昌在一起了。之后他发生谷名伦事件,我和他避走美国,为在当地住下来,我们就在拉斯维加斯结婚了。

当时我觉得他很冤枉、受尽委屈,我没想过我能从大明星变成家政妇,英文不好却也在洛杉矶生活,一手打理家务、财务与照顾先生,现在回想起来,真不像我会做的事情。”

采访那天,甄珍刚从香港返台,亲自开门迎接我们,还张罗午餐,像个亲切的妈妈忙进忙出,等略喘口气,只待巨星开口,她却笑说:“我人生哪有什么好聊的。”

甄珍是台湾第一代玉女明星,也是琼瑶文艺片的首席女星,红遍港台与东南亚,而甄珍感情媲美爱情电影,也是当年媒体追逐焦点。她从影至今50年,也是今年金马50终身成就奖的得主。

领奖前夕,甄珍邀请我们前往台北家中,位于河岸旁,居高临下将台北市山景、河景尽收眼中。她站在窗边,谈起过往的明星岁月,语气尽是洒脱,她更关心的是丈夫身体、儿子健康,有她如此宽广胸襟,明星繁华只是人生的点缀。

对3、4、5年级生来说,甄珍是一代大明星,《今天不回家》、《新娘与我》打开知名度,之后演出琼瑶《心有千千结》、《一帘幽梦》等,时而淘气、时而楚楚动人,打开台湾爱情片的辉煌年代。

“其实我从不觉得我在台湾红过”甄珍笑着忆往,“第一次新加坡宣传,下机发现都是人,那时我才觉得“似乎有点红”。”当年甄珍在东南亚魅力十足,影迷包车追逐。

甄珍1948年在北京出生,4岁与家人移居日本,国小五年级才到台湾,虽曾受过日本教育,但父亲章沛霖对女儿采取宽松教育,是个活泼、开朗,像个不太懂事、却又急欲探险世界的女孩。

提到进入演艺圈,甄珍笑说,当年其实想当车掌小姐,“指挥一台车,多威风呀!”但初中毕业,当时李翰祥开设的国联公司招考,好友将甄珍照片寄去,为怕落选,还刻意写成“张珍珍(甄珍本名章家珍)”,没想到被相中试镜。

“试镜时化古妆,丢个《辛十四娘》剧本叫我背,我中文不好,当然背不起来。”李翰祥是主考官,第一个进去试镜的甄珍只记得看了10次的《梁祝》,搭配日本学的芭蕾舞蹈,“就摆了几个姿势,连词都没讲”,当时李翰祥铁青着脸走掉,她以为再也没机会了。

命运总是奇妙,当年3,700多人角逐,甄珍是唯一录取者,李翰祥以她是“甄”选出来的,取其千中选一,艺名取为“甄珍”。

演艺生涯始于国联,甄珍坦言“一帆风顺”,也因她没什么心机、像个淘气小女孩,导演、制片、美术、灯光师都跟她成为好友,她感谢曾合作过的每一个导演,包括李翰祥、白景瑞、李行等人,“都没有不合理要求,很客气。”

看在许多现仍在星海浮沉的人眼中,甄珍的星运让人忌妒,但她补充“或许我有一点天分,但我对自己要求很高,例如从来不迟到。”导演李行曾赞她“怎么拍都美”,侯孝贤也夸“她是天生的明星”。

问她对演电影有什么遗憾?甄珍开玩笑说“片酬太低”,当年签进国联,月薪台币1,400元,不管月拍几部片。签入中影才“加薪”到一部台币6万,她这辈子最高片酬是120万台币,她笑着感慨“假如现在演戏,应该不只这些”。

[1] [2] 下一页

声明:中华娱乐网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非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版权归作者所有,更多同类文章敬请浏览:港台明星

新闻排行
年度最热本月热门每日要闻